侠门港口 - 玄幻小说 - 盛宠令最新章节 - 第一百二十五章结交

盛宠令 第一百二十五章结交

作者:夜惠美书名:盛宠令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明珠曾经总结过秦元帝,对别人抠门,对自己也很抠门的皇帝!

    后宫的妃嫔虽是不少,但除了每月基本的月钱之外,无论得宠与否,秦元帝都没有多给过宠妃们一文钱!

    摆设等赏赐更是每年按照品级发放,哪位娘娘生气砸碎的物什,除非这位娘娘自己掏出银子来补上物什,别想凭着枕头风让秦元帝出银子。

    在他甚是喜爱的美女面前,他依然很抠门!

    这就是秦元帝,大秦帝国的开国皇帝。

    晚年几乎把跟随他打天下的兄弟屠戮殆尽,却对百姓颇为宽容的皇帝。

    同时他的抠门怕也会名垂青史。

    但他却给秦御留下数不尽的银钱。

    顾明珠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秦元帝抠门攒钱的原因何在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顾明珠就想了许多,此时不好表现得认出满脸胡子的男人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既然运气好同秦元帝碰见,顾明珠岂能不好好利用?

    顾长乐不是秦元帝最喜欢的晚辈女孩儿?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若是没了秦元帝的喜爱,安阳郡君还剩下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见面就提起顾长乐和萧氏未免太刻意了。

    秦元帝也不是个傻瓜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既是给了你银票就没打算再拿回来??”

    顾明珠唇边扯出淡的微笑,显得他略显丰腴的脸庞越发有光彩。

    胡须男子丝毫没看出她是女扮男装,这风度气派便是行事颇为大气的顾长乐都没有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个女孩子?!

    他对他有着莫名的兴趣,许是因为他抠门,而少年那副把银票当纸张随意甩出打动了他吧。

    他愣是觉得少年扔银票是格外的好看!

    是他自己脑袋抽了?

    换做是他儿子,这样败家的行为非要狠狠揍一顿不可。

    没错,秦元帝另一个癖好就是狠揍犯错的儿子!

    宫里放着皮鞭已经抽了不少儿子孙子了。

    他主动坐到顾明珠身边,挤出自认为慈爱祥和的笑容,看得一旁顾金玉颇为紧张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碰见了老变态吧。

    “喂喂,离着他远点??”

    顾金玉可不会惯着老变态,嫌弃之意十足,上前一步挡在顾明珠身前,“我见你就不似好人,你想对他作甚?”

    秦元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自从登基后,还没人敢同他如此说话!

    这么的不客气,这么的嫌弃。

    额,莫名他还挺怀念的。

    纵观他这在一辈子,三十岁前就是个乡下的土鳖,游手好闲,打架生事。

    连家里的父亲和兄长都嫌弃他,邻里更是没人说他一句好话。

    三十三岁后,他见到前朝王爷排场十足的出行,说出了当丈夫不为五鼎食,就为五鼎烹。

    其实当时他就是被王爷排场震惊,分外羡慕。

    此后他的人生如同被神仙眷顾,前朝为外蛮统治,末帝登基后倒行逆施,突然全线崩盘。

    他集合了几个兄弟乘势而起,本来他们只是义军中实力最弱的一只,他也没有打江山的心思,只想凭此狠狠捞上一笔。

    可他到底是天神佛祖都眷顾的人,短短八年他便从一个流氓成为帝国的皇帝!

    当时哪怕他想过最好的结局都没想到他能当皇帝。

    在征战天下时,他不是没遇见过困境,然而每次他的运气都无比的好。

    被刘广围困时,突然刮风下去,弄得刘广所部人马睁不开眼睛,他终于等来了援军,顺利脱困。

    每次他必死时,总是天降异象,因此他相信珈蓝寺和尚所言,他是上苍之子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解释外,谁能想到他仅用八年,兵书都没读过的人荡平提天下,做了皇帝!

    “?“?,我是个好人??”

    “完全不像,你不笑时还似个人,一笑……”

    顾金玉摸着鼻子,说道:“完全就是个收?;し训牧髅???”

    跟在秦元帝身边的侍卫已经把手放在兵器上头了,只等主子一身令下,他们会把敢于辱骂帝王的少年砍成肉泥。

    咒骂帝王,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这可是能抄家灭族的大罪。

    秦元帝面色有点僵硬。

    顾明珠连忙说道:“收?;し岩裁皇裁床缓玫?,毕竟是他们也是出了力气的,哥千万别瞧不起收?;し训娜?,咱们英明神武的陛下就曾在生计艰难时做过此活计,镇国公……也曾做过??”

    顾金玉楞了一瞬,“你说陛下?不是说陛下当年是个衙门小吏?当时陛下不忍百姓被前朝繁重的苛捐杂税逼迫,拿出自己全部身家帮助百姓,使得百姓爱戴拥护……”

    秦元帝听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顾明珠嘴角微抽,让皇帝拿自己的银子贴补百姓?

    美化秦元帝的人是不了解皇上真实的性情!

    “哥有些事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??”

    顾明珠向望过来的顾金玉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顾金玉恍然大悟,“写出这些的人真是天才啊??”

    秦元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家养出的这孩子没被打死吗?

    “看在你同陛下同行的份上,我不揍你了,不过你再敢用猥琐的笑容对他,别怪我不客气??”

    秦元帝摸了摸自己脸庞,猥琐?他骂自己猥琐?!

    顾明珠着实弄不明白顾金玉紧张个什么劲?

    非要得罪秦元帝?

    轻轻拽了顾金玉的衣袖,顾明珠轻声道:“他不过来同咱们说几句话而已,哥,你太紧张了??”

    顾金玉心里说,小妹啊,你是不知道自己的魅力。

    整个屋子多少人都想同你说话?

    他只是找了一个人敲山震虎罢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,我哥他有时候过于紧张,生怕旁人对我不利??”

    顾明珠向秦元帝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。

    秦元帝眼前一亮,摸着胡须想着,难怪他哥要紧张,若是换做自己有这么个弟弟,也会戒心来示好的人。

    这小子天生有股魅力。

    但他好似完全一无所知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小子的笑容,他是不是在哪见过?

    他肯定不认识这对兄弟,莫非他见过他们的长辈?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秦元帝摆了摆手,“老夫不同年轻人计较,看在银票的份上,老夫也不会计较,不过京城贵人颇多,你们可要仔细,碰上个跋扈的,可没老夫这么好的性子??”

    顾金玉嘴角自得勾起,“不怕,我爹娘绝对会让那些人张不了嘴说话!”

    秦元帝问道:“不知令尊是哪位?”

    顾金玉潇洒又很气人说道:“我凭什么要告诉你??”

    秦元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后悔没把抽儿子孙子的鞭子带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