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门港口 - 玄幻小说 - 无限之狂气兵团最新章节 - 855 是不是勇者到最后,都会变成魔王?

无限之狂气兵团 855 是不是勇者到最后,都会变成魔王?

作者:贝阿朵的烟杆书名:无限之狂气兵团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“吾乃毁灭之王易丹尔”易丹尔最先出声“勇者,给予你的勇敢以赞叹但对于你的愚蠢,我非常失望。是什么让你有向魔王大人刀刃相向的想法?这真是”“能别废话吗?”绯对着易丹尔龇牙“你又不是来当说客的,说那么多没用的有屁用”“你!”易丹尔大怒“看来向魔王大人请命来真是太对了!像你这种低等生物,根本就不配站在额!诶?。?”

    三柄利器从易丹尔的胸口穿出。

    白色的疫病传播者,红色的血雾长戟,黑色的黑渊之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”和熔岩一般灼热而粘稠的魔血不断从易丹尔的口子溢出“你们你们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,为什么另外三位会对他发起攻击,并且是没有任何前兆的刺杀。

    病毒在体内顺着血管蔓延,血因子疯狂地吞吃着他体内的魔能,黑魔法的诅咒也开始生效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两步,被刺穿的部位没有马上愈合,这三把武器无疑全都是魔器中最高级的魔神器!

    易丹尔真的是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的确,四天王之间并非一块铁板,相互之间也是摩擦不断。但为什么,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,三人会这么默其的同时对自己出手而且是以近乎是偷袭的卑鄙手段!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”奥琳娜拖了一个高腔“毕竟你可是毁灭之王易丹尔,如果不这么做,怎么能确保一击得手呢?”“如果觉得我们卑鄙的话,那也没办法”艾德里安缓声道“因为我们的目的是杀死你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”邦尼面有菜色,一副百般不情愿的样子“反正很对不起就是了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杀我,我能理解”易丹尔捂住胸口的伤口“但我无法理解,为什么是现在?”为什么一定是要在敌人面前?而且是在大战之前!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”奥琳娜手中的血雾长戟滑落,变成一蓬血雾消散。

    她向前几步,面朝绯单膝跪下“恐惧之王奥琳娜及其从属”

    不仅是她,剩下两位也纷纷跪附在地“疫病之王邦尼携其使役”“黑暗之王艾德里安带其下足”邦尼和艾德里安也单膝跪下了。

    三人齐声“参见魔王大人!向这世界的至高之主献出吾等的忠诚与灵魂!”

    易丹尔“?”

    绯“”

    气氛变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样跪在绯的面前,好像没有绯的回应,三人就会这么一直跪下去似得。

    “额”绯看看奥琳娜,又看看邦尼,如果说这是陷阱那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点儿?况且这种陷阱能有啥意义吗?就魔下四天王的阵势,真打起来,绯不见得打得赢。

    不擅于思考的绯,干脆不想了,顺杆爬吧,管你是什么阴谋诡计,反正跪的人是你们,俺又不吃亏。而且绯现在身体处于备战状态,就算被暴起突袭,绯也有把握打反手。

    于是乎,绯非常没溜的来了一句“诸爱卿平身。朕今日来,并无他事,只不过准备将这大魔宫从地图上抹去,顺道把你们的魔王大人干掉,仅此而已。诸位何必行如此大礼?我丑话说在前头,你们这会儿就算是求饶也晚了”

    奥琳娜慢慢抬起头睁开双目,她对绯的嘲讽充耳不闻,只是轻声说道“吾王,属下未经得魔王大人准许,擅自带离魔物大军前来迎接如有不妥之处,请吾王恕罪!”

    “演的跟个真的似得”绯嗤笑“爱卿爱主心切,朕怎么会怪罪爱卿呢?快快请起,让朕好好看看爱卿,爱卿好像又瘦了,想必是今日操劳过度了吧你是叫奥莉娜来着的?”“奥琳娜”“哦对,奥琳娜”绯点点头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这人脑子笨,超过三句话谈不拢的事情我就动拳头了。所以我劝你,在劳资动手之前,给劳资讲明白这是几个意思”

    三人的反应都不相同,奥琳娜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颜,邦尼百般不情愿的表情,艾德里安额,黑漆嘛唔的一片,看不到脸,也看不到表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”易丹尔露出释然的表情“你们早就有了谋反之心甚好,今日就让我为魔王大人”“那种玩意,也配被称作魔王吗?”奥琳娜红唇微张,尖锐的獠牙闪闪发光“愚忠也要有点度数吧”

    “哼!”易丹尔脸都烧起了,这是真怒了“找死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怪物大军中挤出一位小男孩。

    小男孩拖拽着一把比他人还高大的巨剑,迎面就像易丹尔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易丹尔正欲开口,小孩已经一剑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易丹尔狼狈的闪躲开小男孩的劈砍,高声道“拖拉塔斯,你这是何故??!”“您觉得呢?”小男孩嬉笑着,手中巨剑猛攻。

    易丹尔左闪右躲,终于不小心被小男孩砍中,一大捧粘稠的熔岩洒落在地,易丹尔单手抓住巨剑的前端“吾儿,为何?”

    “诶?他儿子?亲的干的?”绯有点小吃惊。

    “这当然是为了给我最最最亲爱的父亲大人挽回名誉的机会啦??!”拖拉塔斯露出爽朗的笑容,一口洁白的牙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“您也是时候该将这毁灭之王的称号让给我了吧,毕竟您再这样下去,只会玷污了毁灭之王的称号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易丹尔周身燃起烈焰“吾儿,将你的话收回不然,就算是你,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”“父亲大人”拖拉塔斯的笑容慢慢变成悲伤的哭脸“您真的已经不适合这个称号的。如果是以前的您的话,再说这句话之前,已经将我打倒在地了吧。看来这么多年的安逸已经洗去了您身上的勇猛。听儿一句劝,这毁灭之王的称号,就由我拖拉塔斯来继承吧!”

    巨剑猛地抽回再砍,易丹尔一拳砸开巨剑,同拖拉塔斯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绯一把揪?“铝漳鹊囊铝彀阉崃似鹄?“咱们继续,你是让我揍一顿后坦白呀,还是揍一顿之后坦白?”“如果折磨我能让您感到快乐”奥琳娜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“那是我的荣幸”

    绯跟吃了一盆苍蝇似得,这年头抖怎么这么多?

    把奥琳娜放下,绯转向邦尼“哟,病毒小子,再来练练呀”“属下不敢”虽然满脸不情愿,但邦尼还是跪伏在绯的面前,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”绯看了看艾德里安“你是个什么玩意?”“如您所见,黑暗便是我的本体”艾德里安毕恭毕敬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绯挠挠头,得,全都是软刀子。你要是凶神恶煞的威胁,绯肯定能下狠手往死里打,但就怕这种一副你打吧,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怪你的表现,绯倒有点不好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想干嘛呀”绯瞅瞅远处的父子相爱相杀,再看看面前依旧保持跪姿的三位。

    该不会绯脑中蹦出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哼”那是从腹腔伸出发出来的笑声“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!”厚重的重音笑声回荡在被狂气所遮掩的天空中,绯大手一挥“都起来吧”魔装蛛丝缠绕在绯的身上,织成一条暗红色的披风垂落下来,背后狂气护符张牙舞爪的散开,漆黑的兽颅崁嵌在头上,变成一副别致的王冠。

    邪恶势力ss着装完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要是有帝王石和月影石当卫星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绯”奥琳娜眼中泪光闪闪,她赌对了,这个男人,根本就不是什么勇者,他才是真真正正的魔王!

    恩,把时间点稍微往前拖一点吧。